科研人员应该怎么做科普

社科视野 加入时间:2017-03-02 00:10:59 点击:0


科普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关注,而且科普的重要性自不待言。我们正在迈向创新型国家的行列,而在这个过程中,科研人员应该如何更好地开展科普工作,服务于创新型国家建设呢?

首先,科普应该是科研人员的一种使命,一种责任。作为科普“发球员”的科研人员应该是科普的内容来源,如果没有了这些信源,那科普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但是当下科研人员开展科普还面临着一些体制和机制障碍,比如科普并没有被纳入到考核机制中。同时科普在学术文化中也被放到质疑或者批判的地位,科普只能“偷着搞”,搞不好科研的才会去做科普,如此种种。

这种状况固然需要改变,但是也需要强化使命感和责任感,因为科普也是就科研成果向公众进行交代的一种途径。前不久曾有文章讨论多少科学家愿把自己的工作写成科普,这涉及到科研人员是否把科普作为自己工作的一部分。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有些“科研大牛”在做科普的时候还需要具有某些技能,毕竟科普并不是科学的简单化,科普是一门艺术。在强调科普是科研人员的使命的同时,还应该为科研人员提供必要的支持和培训,否则就会出现“科而不普”的现象。

其次,科研人员应该具备两种素养,即科学素养和媒介素养。媒体是公众获取科技信息的重要渠道,同时媒体也是科普的“二传手”,但是如果媒体从业者缺乏科学素养,那么科普效果会大打折扣,有时候还会出现不科学的报道,比如有关“熟鸡蛋变生鸡蛋”的报道以及“新能源汽车福音:充电7秒续航35公里”等等媒体报道都误解或者曲解了其中的一些科学概念。但是如果科研人员不具备媒介素养,那么科学与媒体之间的隔阂会越来越大,水火不容,障碍,差距等就会充斥在二者的关系中,进而损害科普的效果。尤其是在互联网+的背景下,科普的媒介十分多元,不同的媒介适合不同的内容。当然媒介素养不仅仅是涉及到了解媒体,还包括正确地使用媒体。科学与媒体(公众)的关系的剑拔弩张,其中一方面原因就在于双方自说自话,没有有效地沟通,即一方面科学素养不足,另外一方面媒体素养也有待提高。

科普还应该是两种文化融合后的第三种文化。1959年,C.P.斯诺提出两种文化,即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存在着割裂和代沟,这也成为解决重大问题的一个关键。而在当前情况下,学术共同体的专家文化(expert culture)与普罗大众的大众文化(public culture)也存在着割裂,科研人员把目光聚焦在科研论文的发表上,不太关注大众文化;大众也没有或者很少关注科研论文的发表。要弥合这种隔阂,就需要有能“上得厅堂,入得厨房”的科研人员和明星科学家(celebrity scientist)把这两种文化衔接起来,既能发表优秀的科研论文,又能用公众能理解和接受的语言把这些成果传播出去。

科普还需要关注四个方面。第一是科学性,虽然科普不是对科学的简单还原,但是科学性是科普的灵魂。第二是科普需要关注需求侧,即受众是多元的,因而需要进行分层,不能一种模式打遍天下。第三是科普也要注意可读性,在传播学上曾经有可读性公式,虽然有学者认为可读性公式不科学,但是在科普中确实需要强调其可读性,如果所有的科普都像教科书一样,又怎么能吸引公众呢?第四科普还需要对时效性有所反应。最近刚刚结束的“2016新榜大会”上,徐达内说“内容创业者的速度必须足够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其实科普也需要“快”,即对社会热点的及时反应,这是一个开展科普的最佳窗口期,也是效果最好的一个时期。

在人人都是麦克风的时代,我们更关注的不是谁的声音大,而是谁讲的故事更动听,科普就是讲好科学故事,要讲好这个故事,既需要强调使命和责任意识,又需要具备两种素养,还要在衔接两种文化的基础上构建第三种文化,也需要关注科学性,需求侧,可读性和时效性等方面。

(来源: 王大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