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校施旭教授在《光明日版》军事版发表署名文章

社科快讯 加入时间:2016-08-03 08:42:00 点击:79

构建中国国防话语研究体系

(作者:施旭 教育部长江学者、杭州师范大学当代中国话语研究中心主任)

  随着中国的崛起、全球化的推进,言语使用、话语传播日益成为我国国防和军队建设、国际交往的重要层面。2015年5月中国发布第九部国防白皮书,2008年中国国防部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就国内外安全、军事形势向国内外发出信息、作出反应。自2011年中国定期参与香格里拉对话,自2006年设立香山会议,积极开展国际防务交流。从更广泛的角度看,中国一系列有关国防、军事事务方面的交流、传播实践越来越受到世界各方的关注,同时,涉华军事言论也成为我们必须掌握和应对的现象。

  然而,话语在国防事务中的地位和作用尚未被清楚认识。这种状况不仅在中国是这样,在国际学界内也是这样。目前,虽然国防研究成果在增加,但是从传播、交际、话语的角度去探讨国防实践活动还很罕见;更没有形成一套全面系统的哲学、理论、方法、问题的研究体系。就连什么是“国防话语”,也尚未有明确 的共识和定论。一些学者从话语分析的角度去关注国防与安全问题,但是所使用的理论和方法框架是从非国防、安全研究领域里借用过来的。“军事语言/外语”的 研究往往停留在抽象层面或指导层面;少有对具体实践活动从历史、文化等跨学科维度进行研究,至多被当成边缘性的或外部的现象,至今没有专门的学术期刊。

  创立具有文化创意的总体国防话语研究体系,并在此框架下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研究体系,充分系统地认识、掌握、阐释我国国防话语(包括与相关国际军事对话与交流)的特点、规律、价值观、问题,破解国防话语中的难题,将有助于在国际学界塑造中国国防学术的独特地位和身份,推动国际安全、军事研究的交流与创新发展,帮助国际社会更好地理解中国国防的性质和方针,同时也必将促进我军战斗力和威慑力的提升,使世界和平不断向前发展。

  如何构建当代中国国防话语研究体系?这项工作应该遵循四个基本原则:(1)彰显中国文化特色;(2)符合国家根本利益;(3)利于军队战斗力的提高;(4)满足世界和平、繁荣的要求。在此方针指导下,应该采取三个基本策略:(1)从国防的历史现实和发展需求出发:掌握国内外战略动态、了解国防建设情况;(2)从国内外已有的文化资源和学术成果出发:聚集中国的文化精神、战争智慧;(3)从跨学科的角度出发:融会军事学、政治学、国际关系学、文化学、话语学、传播学、语言学等不同学科概念、理论、方法。而评判中国国防话语研究的标准就是其实用性:如何有利于我们遏制战争、打赢战争。换言之,我们是要建立一套具有中国气派的又有国际胸怀的国防研究体系去破解具有世界意义的中国国防问题。

  下面让我们勾画当代中国话语研究体系的雏形。“当代中国国防话语研究”是一套包含独特的哲学、理论、方法、问题框架的学术体系。这里,“话语” 指人们在特定历史文化环境下运用语言及其他交流手段和渠道进行的社会交往活动;“国防话语”指涉及国家军事防卫事务(如战备训练、国防建设、国防外交、国 防贸易、国防学术、军事传播)的言语交往活动;“当代中国国防话语”则指的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国防话语。

  从概念和理论上说,当代中国国防话语是当代中国话语的有机组成部分,体现着一般的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特征;它又具有特殊性:包含有关党、国家、军队、使命、个人、战争、和平等要素的特殊价值体系;它反映武装保卫中国国家主权、和平统一、领土完整、民族统一、人民及财产安全的特殊目标;中国国 防话语以中国人民解放军为核心话语主体,当然全民都可能是话语的参与者;它以军内、国内和相关国际社会为话语对象;当代中国国防话语是国防建设发展、军队战斗力的有机组成方面。国防话语研究也因此是国防研究的有机组成部分。

  作为认识和研究中国国防话语的基本方法,应该以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为指针,结合中国文化的智慧(比如整体观、辩证思维)和学术传统(比如“忧国忧民”),掌握中国的历史文化(包括军事、国防、战争历史),了解相关的国际背景、世界战争史和国际军事形势,充分利用话语研究、国防研究、国家/国际关系和国际安全研究等相关领域的知识和方法。同时,由于中国国防话语往往与其他国家的国防话语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因而还需要使用跨文化研究 的方法。总而言之,其方法应该是一种整体、辨证、跨历史、跨文化、跨国界、跨学科的系统。

  中国国防话语研究还应该有自己的特殊的问题意识。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亚洲再平衡”战略的深入推进以及整个国际秩序的急剧变化,安全、国防骤然成为摆在中国和世界面前严峻而突出的问题(如涉及钓鱼岛、南海、防空识别区、经济专属区、台湾、三股势力的问题)。在这新的历史征程上,习主席为我军提出了“强军梦”的目标。面临诸多国内、国际挑战,我们应该探索话语在其中的具体位置、关系和作用,以帮助破解问题。比如,我们需要研究中国武装力量如何对内、对外交流、传播、对话。我们应该从话语的角度去发掘我们在军事交流、国防传播、国防教育、国防训练上的经验和教训。同样,我们也可以从话语的角度去揭露、瓦解或削弱强权政治、军事霸权。我们还应该注意政界、军界、舆论界、学术界相关国防事务的话语情况。

  目前,我国已有一定的学术平台及相关学者开始研讨话语在国防建设和国际军事交往中的特殊地位和作用。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我们应抓住时机,率先开启国防话语研究的范式构建工作。当然,要成为系统的学科,国家上下、军队内外的不同机构、组织、团体必须形成正确的、统一的、明晰的理论认识,切实通力 合作,才能在不久的未来实现构建当代中国话语研究体系的目标。

原文载于《光明日报》201676日第11-军事频道